郑明:揭密中越赤瓜礁海战 5弹击沉敌船

转播到腾讯微博
飞信客户端下载下载新版飞信
视频地址: 复制 通过MSN、QQ告诉你的朋友    ×关闭
Flash地址: 复制 用于到个人空间或Blog
Html代码: 复制 用于直接嵌入到你的网页里
发布日期:2012-06-28 13:38
关键词: 郑明 海军少将 揭秘88年中越赤瓜礁海战 环球网 高人访
分类:评论 |节目: 环球网高人访 |主持人:牟辰潞 |来源:环球网视频
正文:

环球网视频报道 海军少将、中国海军原装备部部长郑明接受《环球网高人访》栏目专访,以下为文字实录:

环球网:那么您刚才也提到了主权问题是不能谈判的,是不能去有任何拖延的,有很多人也在想我们是不是应该用更加强硬的方式比如说军事打击来处理现在南海一些问题,那么您作为一名老兵您觉得现在中国在南海的军事力量配比是一个怎样的情况?为什么不在南海应用他的军事力量的顾虑是什么?优势又在那里?

郑明:我觉得我们都亲自经历过,1974年,南越在美国的唆使之下,他们在越南进行了几乎是灭亡人性的侵略的战争,当时南越实质他全部是美援的军舰,妄想夺取我们的西沙。1974年中国正处于文化大革命时期,是一个挺乱的年代,从我们海军来说,给南海舰队所部署的兵力和所能提供的装备,特别从我在装备战线来看,我们是真的是很对不起前方部队的,他们都是小型舰艇,可是在那个条件之下,在南海生产的渔船的民兵和在南海舰队里面的只有小型舰艇的水兵,在陆军、空军的协同支持之下是帮助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斗争当中做了一件大事,把南越的侵略者在西沙的海面上打了一个很漂亮的反击战,不但把西沙的各个岛屿都收复了,他侵占的岛屿我们也把它夺回来了,把它占领岛屿的南越兵也都赶走了。

而且在海上也取得了打击他的来犯的驱逐舰,比我们都大几倍的舰艇,也有打伤,也有驱逐的,打了一场漂亮仗。那会儿的状态就南海舰队而言,我们的装备应该说比南越的海军是处于弱势。但是由于人民解放军的传统的作战的精神,我们就是说老传统,我用一句老话来说,就是毛主席讲的“支部建在连上”,作战就是靠前线的连,我们当时的小型舰艇几乎就是营长级、连的这么个编制,他们的英勇作战,取得了这样的一个战果,也就是说当南越在美国豢养之下来侵犯中国,中国出于保卫自己的祖国的权益,又考虑到国际主义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义无反顾的真是不怕死、不怕苦、不怕牺牲在南海的大海域里面,用小型舰艇和敌人做周旋,也取得了胜利,是难得的这样一次胜利。在中国人民海军的历史上来说,也是一次和外国的侵略者做斗争取得胜利,我们这就是西沙1974年1月份的自卫反击战。

现在已经过了快30年了,这期间我的战友、我的首长,我们海军是在国家可能条件下所给予的条件积极的发展海军的装备建设,海军部队的训练,已经和那个时候是不可同日而语了,我们现在南海舰队也有驱逐舰了,那会儿没有啊,那会儿我们打仗用的是扫雷舰,用的是反潜艇,现在我南海舰队驱逐舰也有了,护卫舰也有了,兵力不可同日而语。

当时西沙是场自卫反击战,我们是忍无可忍,最开始都是民兵跟南越的军舰周旋,要警告他们你要退出去,这地儿是我的领海,他还要威逼,而且还要登陆,这样才被迫作反击。现在我们兵力是强大了,但是我们的政治原则战略上都是考虑一再防御、是维护权益,是出于这种顾全大局,从政治上考虑,从全世界上考虑,我们做出忍让。但是我我个人特别觉得忍让也是有底线的,忍无可忍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反击的。

1974年反击了,那么1988年又是一次反击啊,那次是南越侵犯了我们,上次1988年我当时担任了海军装备技术部的部长。我们按照联合国的给予的任务去建设一个海洋观测站。这个海洋观测站是服务于人类,服务于整个南海的通航安全,提供各种海洋、水文气象资料,使得所有的通航船都能拿到详细的资料,避开海洋上的灾害,是这样一个建设项目。而且是联合国大会上有关的会议上通过责成中国建设,中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去把它建设起来,但建设过程当中不断地受到干扰,使得我们觉得有必要防备。

但是80年代时候的海军装备仍然是很低水平的,我们那会儿,按小平同志讲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军队一要精简、二要忍耐。精简就是数量要精简,发展要忍耐,是这样情况之下又是一次忍无可忍。越南干扰的事情不是光是针对中国的事情,是破坏世界的一个任务,世界的工程,为了世界通航好,他来干扰,而且是不断的干扰,我们能够警告的就警告了。但是我们是在那要施工啊,我们靠的还很多都是人抗肩挑在那里施工,非常的困难,付出的代价非常的大。海军交通部门,海洋局大家在支持的是我们一个国家项目,是个联合国给的任务我们来干。越南他这样不讲道理地来干扰,海军当时派去的护卫舰都是早期的,70年代的一些护卫舰。其中有一条使我特别揪心的是一条试验舰,也被派往执行护卫巡逻任务,它上面是有对空的导弹,但是试验用的发射架,实际上派它去南海执行任务的时候,没有给他带上导弹,它并没有导弹。但是它有个发射架,给他装的主炮是一个已经进行过很多陆上试验、海上试验,所以炮本身都已膛蚀很严重了,就是试验的时候里面的膛线都烧蚀了,所以再打都打不准了,就是这样的护卫舰在保护一项世界性工程,他们还来干扰。

所以呢当时确实我们只是希望他不要来干扰。忍无可忍,在登礁的部队上它居然先打,而且打伤了我们一个副枪炮长,是一个军官,在这样忍无可忍的条件下我们做了反击,我们还击当中打沉了他来干扰的船和军舰,维护了当时的工程建设。那一次的战斗我们现在把它叫赤瓜礁自卫反击战,这打了一场仗我们收复了六个礁,要驻一些海军,形成了现在永暑礁加这六个礁。我们在南沙群岛中有七个礁有驻军,还有美济礁,是后来的事,在整个南海的岛礁当中有解放军或者有我们的渔业水产的部门来驻守。

要按照当时我的想法,或者一部分海军的想法,我们完全还可以再多收复一些那些没有人的岛礁,或者对整个工程建设有干扰的国家所占的岛礁,都是可以的。但是国家党中央中央军委就决定,把这场仗立刻就停下,我觉得这真的是非常顾全大局的,他离开了以后我们继续施工,我们也仅此而已。对联合国负责,对世界负责,对我们自己中国负责,其实也对越南负责。因为这个航道他也是要用,将来这些资料它都是有用的,所以赤瓜礁又是场自卫反击战,被迫的,非常被迫的。越南和我们是有过友好关系,大家曾是同一个战场里面抗击法国帝国主义,抗击美国帝国主义,是患难之交,我们不愿意对抗个,但是他们国内总有一些政府军队的个别人,我觉得就这些人不代表越南人民,他们挑动这些事情,终究将来会被越南人民、中国人民、世界人民所认识他们真正的嘴脸。因此我们不得不做了反击。

80年代的时候我们的装备情况都是非常的低下的,尽管比70年代好了一些了,参加作战的是护卫舰了,但是这个护卫舰就是没导弹的,炮是试验的炮。再跟你们说一个“机密”,当时这个舰是两台主机,两台主机的都是试验了很多时候了,也就是叫做主机的使用消耗小时也已经寿命了,应该换了,但整个的装备费很紧张啊。我当时作为部长,就跟他说,没有钱先给你换一台,所以有一台是比较好的,有一台是比较老的,所以这就是一个瘸子,就两条腿都是不一样的一条舰,在那里战后当然它也立了三等功,我觉得他都该立特等功。因为他只打了五发炮弹就把敌人的船给打沉了,而第六发就打不出去了,那个炮就已经不争气了,就这样的装备我们在南海靠着我们的指战员,前线的指战员就能取胜。所以现在不是力量对比的问题,确实是从大局考虑,我们现在不用兵,我们的国防部长、总长、副总长在对外各种场合之下的讲话,都讲我们暂时不用武力,但是我们要准备武力,都是这个口径,我觉得这就是中国人顾全大局的一个总的态度。对所有的邻国我们都是希望大家来商量,来处理好这些有分歧的问题,而不是用武力。

但是应该说现在我们的装备的水平都已有很大的发展,现在已经不是70年代、80年代,也不是90年代,而是二十一世纪了,我们是有相当的实力的。这些实力尽管美国人有的时候夸大这些实力,制造一些“中国威胁论”,有的时候他们也讲实话,这些实力还不足以和美国对抗,这个是实话。和他对比,我们并不想去跟他来对抗和竞争,我干嘛要跟他去对比呢,我有维护自己的祖国权益就够了,我们并不想在世界称霸,他们总是制造舆论说我们已经威胁到他了,我觉得这都是无稽之谈。(来源:环球网高人访)

 

推荐内容                                  
©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