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库东西方中心主席:贵州会成为南海周边地区生态发展的“样板”

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6年年会7月8号在贵阳国际生态会议中心举行。这是唯一经国家批准,以生态文明为主题的国家级、国际性高端论坛。

大会现场,美国夏威夷东西方中心总裁查尔斯-莫里森9日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独家专访,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查尔斯,欢迎您到贵阳,欢迎您到中国,欢迎您到环球500秀

查尔斯:好的,谢谢

主持人:这是您第一次到贵阳吗?

查尔斯:是我的第一次到贵阳。

主持人:作为夏威夷东西方中心的总裁,您之前跟贵阳有联系吗?

查尔斯:今年早些时候我们派了一个记者团到贵阳。实际上是我派出的这个记者团到贵阳。一般地说,贵阳是中国许多个贫困城市当中的一个。但是它的生态以及生态论坛名声在外,而且贵阳的社会发展情况进展很好。记者们对这次行程感到满意。但是我对自己不能前来参加这次旅程感到有点不高兴。这次我能来,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主持人:这是您的第一次到贵州,您对这个所谓贫穷的省份有什么感受?您真的觉得这是个贫穷的地方吗?

查尔斯:不,我觉得不是。发展得很迅速,看上去很繁荣。当然,我只看到了一小部分

主持人:夏威夷在美国来说,是一个生态系统维护的地区,是一个模范的地区,在美国扮演了重要角色。从您的角度来看,您是否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夏威夷的一些长远发展经验呢?

查尔斯:除了贵阳之外,中国和美国在很多地方都有可以互相分享的经验。中美两国都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我们之间也有着最大的问题。这意味着彼此之间也有很大的深入合作空间。因为我们是大国,所以我们也有足够的能力来领导整个世界。当然就我们这方面来说,我们确实有可以学习的范例。有时候是创新的模式,有时候是自然保护的方法,有时候是可持续发展的港口,有时候交通系统。夏威夷实际上是一系列岛屿,总人口只有贵阳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按照中国的标准来看,它是一个很小的州。如果一直依赖(它的)自然资源的话,是不可持续的。所以我们到现在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也许夏威夷模式对中国绝大部分地区来说并不适用,但是会适用于一些岛屿国家。贵阳,也许是一个适用于发展中国家的模式,例如东南亚国家,南亚,非洲……它们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在追随中国的发展模式。它们可能会走向不可持续的发展,也可能会从一些欧洲国家和美国以前发展时所犯下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主持人:我听说北京反复认真强调在全球重大事情上尊重美国的领导作用。您在中美关系富有远见,您能不能就中美如何发展长期往来提出一些自己的想法和建议?

查尔斯:我不知道我有什么经验。但是我认为一件事情很重要,就是体制和领导之间应该携手起来。如果我们仅仅依赖某些领导人,体制就不强大。因为领导人会去世。体制应该有力量。不过体制本身如果没有领导人去推动的话,也会一事无成。我认为双边应该加强体制上的合作。许多体制背后都有政府,例如(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人与人之间的对话。有些体制是非盈利性的,盈利性的体制则是互相依赖的。我们的领导人理解彼此国家的实力,以及在全球所具有的领导力。当我们谈论和平与安全,谈论贸易和环境,这一点很重要。

主持人:最近一个国际大事是英国脱欧。您觉得这是民主的胜利,是英国的胜利,还是会损害跨大西洋关系,甚至损害美国和英国的关系。

查尔斯:我先说说民主。民主不是人民决定所有事情,而是人民选择谁来代表他们。这么说的原因是,代表人民的人应该比街头的普通人更加明白事情的复杂性。他们没有聪明到直接投票决定一件事情。所以英国是否脱欧,应该是由国会投票决定,而不是公投。本来不该有公投,但是它来了,而且震惊了整个世界。但是人的思想不会停留在现在。要脱欧需要经过几年的谈判。到时候谁知道会变什么样。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西欧,欧洲、英国、美国和加拿大享有共同的价值观,彼此之间进行自由贸易,金融往来。

主持人:TTIP……

查尔斯:不管怎么样,英国脱欧不是世界末日。这件事情可以好好操作,按照人们的善意推进,按照英国的民意继续发展下去。

主持人:您觉得英国脱欧会损害大西洋两岸的利益吗?

查尔斯:不,我觉得不会有损害。我认为这是命运(安排),它不会改变跨大西洋联盟之间的关系,不会产生任何冲击。

主持人:基础是非常牢固的,是吗?您能说几句关于美国总统大选的评论吗?

查尔斯:最近有民意调查问,你们对大选感到警惕、激动还是感到厌倦了?三分之二的人回答说,他们变得警惕了。大概有23%的人觉得激动,我感到厌倦了。这是最近的一次选举分析。但是这正是选民们应该做的事情:去选择他们的领导人。我为特朗普的组织工作,所以不支持他的对手。我只是在私下观察。

主持人:所以您现在是独立(评论)?好了,我明白了,完全明白了。我最后的一个问题,几个月之后美国将会选出它的新领导人,在未来也许五年内,怎样才能改善作为大国关系的中美关系?

查尔斯:我刚才说过,体制很重要。有时候有些国家有弱势的领导,有时候有些国家的领导人非常不负责。体制能够保持双方关系行驶在平坦的正轨上。不管是谁当选了美国总统,按照我的经验,中美关系不会因为新的领导人出现而受到太大的损害。很难(在中美关系上)做出很大的转变,比方说45度转折,因为企业家们会为此深感受挫。我有一种感觉,不管谁当选——我也不敢肯定谁当选,美国和中国的关系都不会有大的。

主持人:最近在欧洲和美国都出现了恐怖袭击,您觉得这是跟美国大选有关系吗?

查尔斯:不,我不觉得是这样。恐怖主义仅仅源于年轻人和圣战分子的情绪,以及某些国际阴谋集团,例如伊斯兰国。它们发动了恐怖袭击。有时候伊斯兰国的恐怖袭击发生在(中东)当地,有时候……但是不管在哪儿它都严重损害了……中国也受到了恐怖袭击。这是我们所共同关注的问题。

主持人:所以我们应该在一起反对恐怖主义?

查尔斯:我们需要交换……

我们需要交换情报和信息

恐怖分子总是为自己找到理由,有很多人对他们表示同情,因为这些人相信恐怖分子的借口,哪怕恐怖分子使用了难以接受的手段。我们不能这样纵容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就是犯罪分子。他们犯罪了,伤害了他人。我们要根据他们的犯罪行为起诉他们。

主持人:一定的。我们希望看到中美针对更多的合作。非常感谢。谢谢您的参与。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